美娱彩票 > 罪恶无形 > 第五十二章 坏水儿

第五十二章 坏水儿

作者:莫伊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都市奇门医圣军婚燃燃:重生国民女神重生之妖孽人生重生之最强剑神地府朋友圈悲剧发生前[快穿]网游之虚拟同步丹道宗师
美娱彩票 www.rbrstamp.com,最快更新罪恶无形最新章节!

    第二天一大早,纪渊就给夏青打了一通电话,两个人约了时间在夏青住的校区门口见,然后就直奔X市——陈和与邓飞光之前服刑的那个地方。

    从W市到X市的路程开车大约需要三个半小时左右,为了方便当天往返,两个人出发的很早,错开了W市这边的交通早高峰,一路顺畅的开上了出城高速公路,纪渊之前曾经到X市去过几次,所以对去那边的路线还比较熟悉,加上不是什么法定节假日,出城跑通勤的人也不多,两个人速度很快,用了三个小时就抵达了X市,然后直奔陈、邓二人之前服刑的监狱。

    因为纪渊早就和那边的狱警联络过,实现打过了招呼,到了监狱那边说明身份和来意,在做过了相关的进门登记手续之后,两个人就很顺利的来到了狱警的办公室,见到了当初负责陈和的狱警,一个年过五十的警察老逯。

    见到老逯,夏青就觉得精神一振,这人光是看长相就让人觉得很适合在监狱系统工作,别看已经是年过半百的年纪,却人高马大,膀大腰圆,身材很是魁梧,也不是道是先天资源不足,还是因为年纪大了所以资源枯竭,老逯的头发不太多,理得短短的,一眼扫过去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再加上他黑红的脸庞,两条浓密又凌厉的眉毛,还有一双吊眼梢的大眼睛,活脱脱一个怒目金刚。

    “你们来啦!来来来,坐!”老逯不光长得极具威慑力,说起话来也是十分的爽快,蒲扇一样的大手一挥,“听说你们要来,我昨晚都没睡好!”

    “是我们过来这一趟,给你们添了很多麻烦么?”夏青问,其实她按照自己的经验,觉得并不存在这种可能性,但是老逯这么说,她还是要问一问的。

    老逯可能觉得自己的反应把小姑娘吓着了,有点不好意思,咧嘴一笑,摆摆手:“你们过来有什么添麻烦的,别说就是坐着聊聊天说说话了,管饭也不成问题啊,只要你不嫌我们食堂伙食不好就行!我啊,是担心陈和这小子刚出去这么短的时间,就再惹了什么麻烦!

    他都这个岁数了,当年小伙子的时候进来的,出去已经是个奔着半大老头儿去的年岁,这要是再折腾进来一回,估计这辈子也真就没啥奔头了!”

    “你很关心陈和,他人怎么样?”纪渊问老逯。

    老逯叹了一口气:“陈和这个人啊,其实本质真的不坏,没有什么坏心眼儿,或者干脆我说的直白一点,他那个人,其实有点缺心眼儿,一根筋。本来这倒也没有什么,大不了就是在社会上吃点小亏呗,偏偏他脾气又特别的臭,特别容易被人煽动起来冲动的情绪,一来劲就脑子短路,不管不顾的,这多愁人!

    他出去之前,我还特意跟他谈的,我说陈和你小子这次出去,都四十多的人了,可不是什么二十出头的毛头小伙子,以后可不能那么冲动,得学会收着点儿脾气,不能再惹是生非的,不然这辈子就真没出路了。别人没谁会真的为了你好,对你从头到尾的负责,你得对你自己负责!这老小子当初跟我赌咒发誓,说他记住了,他明白了,我看啊,他还是没明白,不然你们也不会找我!”

    “其实我们找你,陈和只是其中一个目的,还有另外一个目的,也是你们这儿的,陈和之前同一个监室的狱友,叫邓飞光。”纪渊说。

    一听到邓飞光的名字,老逯的眉头就皱了起来,丝毫不掩饰自己对邓飞光的反感:“他就是当时他们那个监室里面一直被我们重点关注的老鼠屎!平时看着人五人六的,服刑期间也是滴水不漏,跟谁都没有过直接起冲突的事儿,面对我们的时候那更是态度特别良好,要是不了解他的人,扎看到他,估计都要觉得这人又好相处又好说话,跟谁都特别聊得来,挺讨人喜欢的,接触多了就知道了,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儿,陈和缺的心眼儿,都长他身上了!”

    夏青听到这个评价倒是有些惊讶,之前唯一跟他们聊起过邓飞光的就只有朱学名,在朱学名的形容里面,邓飞光可跟“好相处”、“好说话”、“讨人喜欢”这些特质一点关系都没有,非但不友善,还格外的尖酸刻薄。

    “也就是说,邓飞光在周围的人面前是一个非常受欢迎的角色咯?”夏青问。

    老逯摇摇头:“谈不上受欢迎,他那个人,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谁让他觉得有价值,有用,他在谁面前就会变得特别投缘,没用的就另当别论了。我这么说,你们是不是就大概能猜到为什么我看不上他了吧?都是我们眼皮子底下的人和事儿,哪有藏得住的狐狸尾巴啊,久而久之就看透了他了。

    为什么我那么看不上他呢?但要是看人说人话,看鬼说鬼话那事儿,也不至于,主要是之前我们监狱里有过一次斗殴事件,当时闹得挺严重,大家双方都被关了禁闭,考核也扣了分,本来这俩人之前的表现都还挺不错的,因为那次打架严重影响了他们的减刑,后果可以说是挺严重的了。

    我们当时是第一时间先把大家双方给隔离处理,各自关了禁闭扣了分,过后又分别找去谈话,这谈来谈去,我们就听出问题了,这俩人原本其实根本井水不犯河水,没有什么过结,但是慢慢就开始生出来一些互相看不顺眼的小心思,开始别起苗头来了,为什么会有这种事?这里就被我们发现了关键人物。”

    “邓飞光?”

    “对,邓飞光在之前,曾经跟他们其中的一方闹过不愉快,但是就是几句口角,之后就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再后来邓飞光就跟另外一方走得很近,最后就是那俩人忽然互相别起苗头,然后就打起来了!这不是很显而易见的么!”老逯一脸不屑的回忆起当初的事情来,“我们找别的服刑人员也聊过,大概能够推断出一个大概,邓飞光明显是在那里‘借刀杀人’呢!”

    “那这件事后来对邓飞光有影响么?”夏青问。

    老逯撇嘴:“要是对他真的有影响,那我可能还没那么介意他这个人!就是因为我们没有办法直接找到邓飞光在那件事里面的责任,也不好处理他,后来我们找他谈话,希望他注意一下自己的言行,他还特别委屈,说自己多么无辜,还说如果确实有他的责任,那我们怎么处理他,他都绝对不喊冤。那小人得志的嘴脸,你们是没看到,看到的话你们也牙根儿痒痒。”

    “那陈和跟邓飞光两个人是怎么会关系变得熟络起来的呢?”

    “这个倒是说不上来,反正我发现邓飞光这个人不怎么厚道之后,我就跟陈和聊过发,我说让陈和别跟邓飞光总混在一起,也别什么心眼儿都没有,跟邓飞光什么都说,但是陈和他听不进去,我也没有办法,就看他成把邓飞光当自己的知心朋友似的,对人家那叫一个掏心掏肺,推心置腹!”

    老逯的语气和神态里满满的都是怒其不争,他叹了一口气之后,让自己缓了缓,然后才又继续说:“后来邓飞光比陈和先出去的,出去了一段时间之后,他还回来了一趟,看望了一下陈和。”

    “他还回来看陈和?那是不是说明他倒是在某种程度上也还是拿陈和当朋友的呢?”夏青猜测。

    老逯苦笑:“那倒是好了!邓飞光那次回来看陈和,直接就给陈和带回来一个最大最大的坏消息,他告诉陈和他去了陈和姐姐家那边,想替陈和看看他姐姐,帮他们姐弟传递个口信儿什么的,结果去了之后发现陈和的姐姐早就死了。这下可把陈和给刺激的够呛,那段时间我们没少跟他谈话,做他思想工作,让他别功亏一篑,眼看着都要出去了又犯什么傻,出去之后更不能再犯什么傻了,不然这一辈子就都耽误了,陈和答应的挺好,但是我一直不太放心。”

    “现在还有没有跟着两个人都比较熟的其他同监室的人在?”纪渊问老逯,“毕竟他们互相之间的相处和彼此了解,视角跟你们还是有区别的。”

    “这话没错,他们原本一个监室的人,倒还真有一个还没有出去的,叫邢伟,我去帮你们申请一下,看看能不能安排你们跟他聊一聊。”老逯一拍大腿,边说着边起身去准备安排这件事,“我是真不放心陈和这小子,他那个冲动还不长脑子的脾气,真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学乖一点。”

    夏青在心里默默叹息,老逯起身还真的是蛮了解陈和的,也是的确很关心他,惦记着他,这让夏青根本不忍心告诉老逯,陈和才出去这么短的一段时间,就有因为打架进了派出所,到现在还没有结束他的拘留期呢。

    很快老逯就把这件事情给安排好了,那个名字叫做邢伟的服刑人员被带了过来,那人的年纪跟老逯差不多,听说再有半年左右就也能够出去了。

    见到纪渊和夏青,这名叫做邢伟的犯人或多或少也还是有些紧张的,纪渊也没有打算浪费口舌和时间去和邢伟寒暄,见了面之后就直截了当的询问起了邓飞光与陈和之间的事情来。

    邢伟看起来也像是个老江湖的模样了,尽管他表现的非常的老实,但眼神里的东西却藏不住,好在他同纪渊和夏青讲话的时候,倒是很坦诚。

    “我不喜欢邓飞光,”他对两个人说,“那个人不老实!我跟陈和那个傻小子不一样,我进来的时候岁数就不算小了,我也算是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了好些年,最后一不留神犯了糊涂,犯了错误,就进来了。

    反正我觉得邓飞光那人不行,已经不光是人品厚道不厚道的事儿了,邓飞光那人实在是太不老实,他就不是个安分的人!而且邓飞光还满脑子都钻进钱眼儿里去了,还没等出去呢,就说等他出去以后,想要找个道道发财过好日子。

    我当时还说他,我说你就别做梦了,好不容易出去了,就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的过日子吧,可别折腾打发了,弄个二进宫。

    你们猜怎么着?邓飞光特别牛的跟我说,他有脑子,这不一样。然后那一阵子,他对陈和他姐姐那一家子的事儿感觉好像特别的有兴趣,有事儿没事儿的就拉着陈和,跟陈和聊他姐姐家的事儿,听起来好像是陪陈和说说心里话,实际上那不就是套话,反正我是没见过邓飞光对别人家的事儿那么有兴趣过,刨根问底,恨不得连很人家族谱都打听一遍。

    什么陈和的其他的亲人往来还多不多啊,什么那个跟陈和特别亲的姐姐家里到底除了一些什么事啊,那个姐姐家的孩子到底是瘫了还是怎么着,他姐姐和姐夫是不是负担特别重啊什么的,这感兴趣的程度绝对不是正常的觉得好奇,我总觉得他要搞事情,好像想要算计人家什么!偏偏陈和是个傻子,什么都跟人家说,一点儿防着人家都心思都没有,我后来也懒得管他们了。”

    邢伟人一直在监狱里面,没有出去过,所以更多的事情说不出来,能够谈一谈的基本上就都是自己的主观印象和看法,不过这倒也恰好是纪渊和夏青想要从他那里得到的,聊过之后,二人向他道了谢,狱警就送邢伟回去了。

    和邢伟谈过了之后,纪渊和夏青也没有再更多的逗留,两个人谢过老逯,互相留了联系方式,表示如果有什么需要进一步沟通的随时联系,然后就离开了X市的这所监狱。

    离开监狱的时候时间也不算早了,早已经过了午饭的高峰时段,对于X市两个人都没有多么熟悉,就随便找了一家看得过去的小餐馆把午饭吃了,吃完之后立刻动身返回W市。

    这整个过程当中,夏青一直比较沉默,情绪并不是很高的样子,纪渊注意到了这一点。

    “怎么了?”他问。

    夏青叹了一口气:“我想到了一种让人心里面不太舒服的可能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罪恶无形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美娱彩票只为原作者莫伊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伊莱并收藏罪恶无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