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娱彩票 > 美女校花的专职高手 > 第1712章 驻刀青年

第1712章 驻刀青年

作者:路远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都市奇门医圣军婚燃燃:重生国民女神重生之妖孽人生重生之最强剑神地府朋友圈悲剧发生前[快穿]网游之虚拟同步丹道宗师
美娱彩票 www.rbrstamp.com,最快更新美女校花的专职高手最新章节!

    第1712章 驻刀青年

    董贤良头疼欲裂,早知道还不如龟缩在凉州一隅,起码活的安逸,没这么多千头万绪的苦恼。

    以前只要想着维系各大强宗,豪族的关系,然后就是等待时机了。

    也难,但起码抱着希望。

    而今,复国是复国了,还没来得及高兴,魅魔就一举破了西境,直扑剑门。

    现在就更惨了。

    登基称帝,半点特权没享受到,却是要承担起天下兴亡的重任。

    如今在这晓月之上,修道者如同风中残烛,随时可能熄灭。

    更气人的是,在这危难之际,寒青,封焰,应彪那些擎天巨臂,竟都开始炼化仙位,着手准备离开此间,去上界。

    所有的重任全部落在他董贤良肩上。

    有时候董贤良也想,要不干脆禅让,自己也炼化仙位,甩手走人。

    去上界好歹可以活命,留下来会死的。

    可他是大帝,筹划千年,终有今日,就这么放弃,怎能甘心。

    前几天董贤良把寒青,封焰他们叫到一块商榷,有关晓月的一些秘闻。

    董贤良一直龟缩西境凉州,为了掩人耳目,避免引起问笑天惊觉,董贤良从来没有擅自离开过凉州。

    也就是说,他从来没有来过晓月,这上面是个什么情况,董贤良一概不知。

    但是有一点,董贤良知道,晓月并非苍凉的没有任何生物,不仅有,而且还有极其恐怖的存在。

    千百年来,晓月掠过凉州上空无数次,仰头就能看到晓月呈灰褐色,斑驳巨大的礁石。

    有好几次,晓月从西境上空掠过时,忽有龙吟虎啸之声响彻云霄。

    这个时候董贤良以及整个西境修道者纷纷走出屋,可以看到晓月上有东西在厮杀,便是隔着万米高空,也能清楚感受到那令人窒息的元气波动。

    历史上,很多次修葺长城,不是因为年久失修,十有八九都是因晓月上有东西在打架,爆发出来的冲击波,导致长城小范围的坍塌。

    可见晓月上那些神秘的生物有多强悍。

    左右是裸露黢黑的礁石,礁石上的千疮百孔是岁月留下的痕迹,烈烈狂风如鬼哭狼嚎。

    董贤良屹立在风中,心中五味杂陈,挺不是滋味。

    一千年都熬过来了,昔年董氏一族,全族人伟大的目标终于完成,大凉国重新崛起,他也登基称帝了。可……再难,董贤良都熬过来了,可结果却和他所预想中的大相径庭。

    偏偏走到今天这一步,也算是有所成就了,舍不得放弃,否则多年艰辛和努力全都白费了。

    坚持吧!

    怕就怕坚持到最后也毫无意义。

    量劫毁了整个大世界,连疆土都不存在,哪儿来的国?

    谁知道晓月落下,前面会是怎样的一番风景?

    “哎!”

    董贤良嗟叹。

    最难不是坚持,是看不到未来的方向。

    “许是在西境待的太久了,真不应该……哎!”董贤良心中万分悲怆。

    人生悲苦,不是因为追求太多,而是追到最后什么都没能追到,干脆连追求的勇气都彻底丧失了。

    回顾今生,尚在三五岁孩童时代,父辈就手把手,引导他走上修道这条路。

    在应当无忧无虑享受童年的年纪,他就开始日夜不辍的修炼,那个时候他连修道是几个意思都不知道,反正懵懂的年纪,根本没得选择,父辈说什么,他照着做便是。

    十五六岁,也不懂修道意义是什么。

    没关系,到了这个岁数,开始和同龄人角逐,竞争。

    在竞争中取得的成就,可以从同龄人艳羡的目光之中,虚荣会给他带来极大的快感。

    为了这快感,董贤良不仅习惯了坚持,而且开始奋发图强,比之过去更加努力。

    只有比别人跑得更快,才能收获更多的资源和成就感。

    但是人生性懒惰,再辛勤的人也会有疲倦的一天。

    二十七,还是二十八,董贤良快要记不清了,只知道那一年他的境界始终不得突破,心中烦闷,开始倦怠,堕落。

    以他们董氏一族在凉州的威望,哪怕他就是个废物,这一生也能荣华富贵,衣食无忧,又何必费尽心思,糟践生命去做这毫无意义的事?

    境界再高又如何?

    修道一途太难了,境界越高,越孤独。

    常常一次闭关就是数月,数年。

    一个人,在一个狭小的,密闭的空间,一个所谓的风水宝地,一坐就是好几年……修身,修心。

    一座城千万人,再热闹,也与他无关。

    哪怕走在比肩接踵,车水如龙的街道,董贤良的心也不会热。

    那段时间,董贤良堕落了。

    一沉寂就是好几年,三十出头了。

    董贤良用三十年的时间超越身边的同龄人,却在两三年时间被身边人超越,昔年凉州董氏备受关注的年轻俊杰,一晃几年,变成了人人唾弃的废物。

    那几年,董贤良看惯了白眼和冷蔑,就连他最挚爱的父母也甩手放弃他。

    董贤良意识到这一点后,忽然慌了,害怕了,心中满是恐惧,怕见到人,怕见到光,怕别人在身后有说有笑,更怕别人投来鄙夷,耻笑的目光。

    三十岁了。

    十年一代人,脚步稍一停滞,连小辈都超越了他。

    那段时间董贤良很痛苦,死的心都有,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个废物,一无是处。

    三十境界不如人,就觉得自己已经被时代淘汰,沦为废物。

    照地球说法,三十而立。

    三十岁的男人如果没钱,基本上就是废物了,被时代抛弃。

    没车,去不了远方,没房,连立身之地都没有,想做点什么,身体已经不如从前,力不从心,精力也没以前那么蓬勃了。身体乏累,心累,偏偏还失眠睡不着觉,成天恍恍惚惚,不知道活着的意义是什么。

    想泡个妞吧!家徒四壁,黄土为伴,哪儿开的了那口,见到女人都自卑。

    在大世界也一样,境界低你都不好意思出门,尤其是董贤良他们这些豪门贵族的二世子,早年风光无限,现在堕落了,为人不齿,承受的比普通人更多。

    那段时间,董贤良能从黑暗中走出来,还得归功于身边那些人的不屑和讥诮。

    走出这段困境后,董贤良脱胎换骨,重生了。

    找到了生命的意义。

    不为别的,就为了俯视身边的同龄,为了下一代得到更优渥的资源,这就是他动力的来源。

    走到今天,董贤良再一次感到无力。

    迷茫,惶恐,力不能及。

    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

    董一兴在一旁作陪,没敢吱声。

    许久,董贤良扭过头来,意味深长的看着董一兴说道:“百年前,问家出了一个能人,没错,就是问笑天。自问笑天横空出世,他便是天底下最耀眼的那颗星。”

    “问笑天盖过了所有人的光芒,问家也因为有他,方才跻身八大门。”

    “可惜问笑天后来成了天下第一宗的宗主,醉心权术,否则这会儿他应该能够和寒青,道君他们比肩。”

    “问笑天称霸了一个时代,这百年来,天下无人不知问笑天。”

    “而百年之后的今天,张镇天趁势而起,自他在临渊城崭露头角,短短几年,疯王张镇天就已然名动天下。可惜这小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玩命自爆……”董贤良想不通,至今也不明白张辉为什么就自爆了。

    “之前我一直担心,如果疯王不死的话,咱们董家怕很难立足,天下气运都集他一人之身,或许疯王也要雄霸百年。”

    “但是他死了。”

    顿了顿,董贤良问董一兴,“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董一兴皱着眉头,似乎懂了,又不是很懂。

    董贤良语重心长的说道:“不管大世界有多少人,真正能够引领一个时代的,只有一人。问笑天算一个,疯王只能算半个,甚至连半个都算不上。乱世之际,也是英雄辈出的最好时机。疯王死了,要不了多久,下一个很快就会出现。”

    “我希望,下一个会是你。”说着,董贤良自储物戒指中取出两样东西递到董一兴面前,“这一套是驭兽门的驯兽决,分驯化,兽化,合一三个部分。”

    “晓月别的没有,强大的妖兽遍地都是。”

    “亦不知驭兽门的驯兽决能不能驯化魅魔,你尽快修炼,到时候可以去尝试一下,如果可以的话,我会尽量帮你驯化一头强大的魅魔。”

    顿了顿,董贤良接着说道:“另外一份是疯王亲手炼制的些许丹药,长生,上清。”

    董一兴激动的浑身直颤,眼眶发热,“爷爷,我一定加倍努力!”

    “嗯!”董贤良点头,道:“光加倍还不够,从现在起,别的事情你不要干预了,全身心,把所有的时间全部投入到修炼中吧!”

    “时间紧迫,我董氏一族,我大凉国能否得以延续,就全看你的机缘造化了。”董贤良手上还有很多抢来的宝贝,现在没到时机。等董一兴学会了驯兽决,再一一的交给他也不迟。

    董贤良老了,身体各方面的机能走下坡路,潜力也十分有限。

    董一兴固然境界远不及自己,但若他是问笑天,疯王那样的时代人物,境界反而再其次。

    “希望时间来得及吧!”董贤良心道。

    这个时候有人脚步匆匆跑来禀报,说是寒青,应彪他们来了。

    董贤良想找他们商榷关于魅魔和疆土的事情。

    魅魔先他们登月,因此魅魔占据了有利的地理位置,修道者多半在晓月的外围,当时陨石坠地时,促使怒海掀起数百米的海啸,导致不少人上了晓月也被海啸卷走。

    后边是海啸,前面是魅魔。

    现在晓月升空了,强震,火山,海啸都不足以威胁到他们。

    不过,董贤良还是想深入的探索一番,总不能老是龟缩在这一小块地方吧!再说了,魅魔要吃肉,修道者也是要进食的,最近这几天,已经出现了好几十例修道者因食物短缺,劫杀其他宗门,豪族弟子的事情发生。

    他们必须推进,寻找食物和水源。

    没有食物和水源,就算魅魔不在晓月,早晚也是要出事。

    ……

    一个人憎鬼嫌的僻静角落里。

    驭兽门百余人蜷缩在一个洞穴中,一个个心情低落,有气无力的靠着墙壁,像半死不活的人一样,连呼吸都那样的吃力。

    整个洞穴异常的安静,死气沉沉的,唯有洞穴深处不时的传来‘滴滴答答’的水声。

    洞穴外,一个凸起的礁石上,田晴抱着膝盖坐在那,像一尊雕塑般,极目远眺,还在注视着大裂谷所在的方向,因为张辉在那里自爆。

    仿佛看得更远,就能看到自己想看的人。

    张辉死了,田晴也死了,只是身体尚在苟活罢了。

    稚嫩的脸颊再无半点生气。

    不远,大概两三百米的位置,田汉和落叶两人站在一块。

    田汉深深的注视着田晴孤寂,落寞的背影,心中悲苦,叹息一声,然后收回目光,与落叶说道:“小疯子没了,咱们驭兽门也没指望了,那什么,以后你离我们远一点,最好是不要再见面了。”

    当初驭兽门灭亡,田汉带着小辈逃窜,离开圣地的那二十年,很难,也很苦。但是田汉心中始终满怀希望,因为神武尊者姜黎还活着,只要找到姜黎,驭兽门就还有希望。

    碰到张辉完全是意外之喜。

    可现在姜黎死了,张辉也死了,驭兽门就剩下三瓜两枣的。不仅如此,因为张辉太耀眼了,这会儿他们驭兽门是众矢之的,相信很多人都盯着他们,想从田汉他们手中捞取好处。

    董贤良,寒青,应彪……等等等等。

    任何一个人,只要他们露面就会有危险。

    连白芷都不敢保他们,上了晓月之后,就在第一时间找到田汉他们,把火纹交还给他们,而后道了一句‘珍重’就走了。

    那一刻起,田汉就知道他们完了。

    “我没所谓,二十几年前我就该死了,活到今天,也算是赚了。你不一样,你不是我驭兽门的人,没必要,你也没这个责任和义务。”当然田汉不忍心看着门中的小辈跟着自己一块被人迫害,火纹,田晴……不过看田晴现在的状态,活着也跟死了没区别。

    可能死了还能解脱,活着才更痛苦。

    至于火纹那些人……一会儿田汉准备让他们脱下驭兽门的弟子服,化整为零,自己想办法苟活下去吧!

    张辉和姜黎都死了,驭兽门永无崛起的希望,他们现在是世人眼中最肥美的肉,谁都想咬上一口,躲过今天,未必夺得过明天。

    何必让落叶跟自己绑在一块呢!

    “那些东西你都带走,留在我手中是个祸害,早晚会便宜那些畜生。”田汉道。

    他指的那些东西,有张辉留下的上清丹,长生丹等各种丹药,以及十几亿方晶石,还有明人,通杂的尸体和遗物,每一件都价值连城。

    可以说落叶现在一人,富可敌国了。

    拿着这些东西,在炼化仙位,纵使在仙界,相信落叶也可以大展拳脚。

    如果可以完全炼化,吸收,把那些个东西成为他能力的一部分的话,落叶应该在百年之内可以再上一层楼。在仙界的话,速度会更快,假以时日,说不定落叶在上界也能叱咤风云。

    落叶微笑道:“不瞒你说,在去大裂谷找你们之前,我就有过这样的念头。疯王都死了,姜黎也死了,驭兽门再无人能约束我,我何必留下来陪着你们一块殉葬?”

    “手中握着这些宝贝,如果妥善利用,在百年内联系突破几个境界应该不在话下。”

    修道这么些年,最后不就是为了去上界走一遭嘛!

    人性本贪。

    “但是转念一想,我终究还是来了。”

    “我落叶也就是个普通人,不是仙,不是神,也不是多么伟大光正的一个人,那样的人活不到现在。只是,小疯子信任我,给了我一颗上清丹,欠下的债尚未还清,我怎么能走?”

    “天道不公,人心自正!多余的话就不必再说了,我且对得起自己良心就行,至于日后或生或死,最少我问心无愧!”落叶道。

    田汉再劝:“你的心意我领了,小疯子当初选择你,证明他的眼光独到。只是今时今日形式不同,驭兽门已无存在的必要,也没有存在的可能性,你留下来无非是徒增一具尸体罢了,反倒是便宜了那些吃人不吐骨头的畜生。”

    落叶摇头,话锋一转,不愿在这个话题上多和田汉纠缠,“你说的没错,必有贪心之人在四处寻找我们的落脚点,所以我想,咱们要不要先找几个地方安身?所谓狡兔三窟,就算一个地方被发现了,咱们可以迅速撤往第二个地方。”

    “在上面行走,危险性太大,咱们只能从洞穴深处的岔道逃离。”

    “不过,那些岔道的深处,一定有东西,也务必要小心才是。”

    顿了顿,落叶说道:“这样,你们且在此地稍作休息,我去洞穴深处探寻,找到安全的线路,万一有个什么意外的话,咱们也好及时撤离。只要躲过这一个月,当晓月坠下之后,该何去何从,咱们再视情况而定。”

    “落叶……”

    “好了,就这么决定了,我去摸摸情况,你呢!就好好劝劝她,别叫她做了傻事。”拍了拍老田肩膀,然后深深的看了田晴一眼,落叶方才转身回到洞穴,探索洞穴内的岔道深处。

    落叶离去后,田汉来到田晴身后,顺着她的目光俯视着脚下令人绝望的画面。

    整个大世界灰蒙蒙的一片,那是火山喷出的火山灰,是陨石撞击地表后扬起的尘屑,遮天蔽日。

    田汉站在田晴身后很长一段时间,嘴皮子翕动着,几度想开口劝说田晴,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去安慰她。张辉死了,说什么都没有意义,而且,说不定什么时候他们就要步入张辉后尘。

    忽然田晴转过头来,嫣然一笑,说道:“爷爷,你去忙你的,不必担心,我不会做傻事的,我要活着,我要活下去。”

    田汉目光一怔,或有疑惑。

    田晴目光望向远处,自顾自的说道:“爷爷,你有没有觉得,他还活着?”

    田汉皱眉,心中有不好的预感。

    丫头怕不是疯了吧?

    自从张辉出事后,她的精神状态就让人堪忧。

    张辉死了,自爆死的,身体炸成了一团血雾,当时田汉他们都在场,都亲眼所见,怎么可能活着。

    从未听过有人能死而复生。

    田晴知道田汉不信,连她自己都不信人死之后还能复生,再说张辉死后连尸体都没有,怎么可能还活着?

    田晴不知道该怎么说,就是隐约感觉张辉没有死,他还活着,且就在自己身边,虽然看不见,但离自己不会太远。

    田汉亦不知该说什么好,但终归是要说点什么,“晴儿……”

    刚张嘴,忽然田汉脸色骤变,有人来了。

    田汉听到了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就在他们身后,田汉心一颤,抓过田晴的手臂,拉着她就往洞穴走去。

    一转身,却是已经被人挡住了去路。

    “锵!”

    一个散发披肩的青年人,双手握着刀柄,刀身嵌入礁石三寸,驻刀而立。

    接着,身后又有十几人走出,有老有少。

    其中还有两个人押着一个脸色惨白,浑身血迹斑斑的人。

    那人满脸血渍,眼皮虚睁,气若游丝。

    “诸位何意?”田汉挡在田晴面前,质问道。

    驻刀青年歪嘴冷笑道:“你应该知道,我们找的就是你,驭兽门田汉。”

    随着张辉加入驭兽门,带着驭兽门在圣地雄踞一方,田汉,田晴,火纹他们几人也是广为人知。田汉不认识驻刀青年,但是驻刀青年却认的他。

    田汉心中咯噔一声,事情变得棘手了。

    左右扫了一眼,发现这些人当中有三个地仙,尤其是那个老妪,不好对付。

    “哦!不知阁下找我何事?”田汉冷冰冰的说道。

    驻刀青年:“把人押过来。”

    后边几人将那个半死不活的人押解到田汉面前。

    驻刀青年将刀锋架在半死不活那人的脖子上,狞笑着与田汉说道:“一颗上清丹,换他的命。给丹,走人,要么我砍了他的脑袋,你选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美女校花的专职高手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美娱彩票只为原作者路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路远并收藏美女校花的专职高手最新章节